湖南科技学院校友会欢迎您!
今天是
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首页 -  校友随谈

山痕

作者:admin 时间:2016-06-16 浏览:572 【字体:
 

1976年,文革刚刚结束,我怀揣着从阿爹那儿偷来的一块七毛悄悄的就离开了家。那个年代,这笔钱足够一个五口之家衣食无忧的活上好一阵了。

几经周转,花光了所有的钱财后南下入海的梦终究没能实现,我被困在湖南永州的一家旅店,寸步难行。次年,高考制度成功恢复,一批批的大学生涌入零陵分院,现湖南科技学院的前身。而我,也终于在永州站稳了脚跟,在附近的一家早餐店打打杂,勉勉强强的活了下去。

认识淑灿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,她端着一碗凉粥天旋地转的就倒下了,打翻了整个早餐店的早餐。在老板娘竭斯底里的咆哮声中,我抱起她逃向医院——肌萎缩侧髓硬化症,绝症中的晚癌,药石无医。

“你好,我叫淑灿,灿烂的灿!”

“秦山,大山的山。”

 也许,乌云的罅隙中始终藏着黎明,让我们有机会去拼尽全力雕琢余生,一个无依无靠的漂泊者,还是遇到了他命中的薄暮人。淑灿是大学里的古文老师,新社会的领路人,比我这个小杂役强了太多,尽管阻隔重重,我们还是走到了一起,彼此坚信不疑。

 她告诉我,‘蜡炬成灰泪始干’其实是指的对恋人深深的思念。

        197812月,十一届三中全会的顺利召开,标志着新中国进入了一个欣欣向荣的局面,而淑灿却已经开始卧床不起,看病花光了我们所有的积蓄。“我拖累你了,让我安心的去吧,能遇到你这辈子也没白跑一趟,够了。”

 零陵分院里的学生老师每天都有人来探望淑灿,病魔折磨得她形容枯槁,渐渐地,她不再见除我之外的任何人,亲戚朋友们远远地望上一眼安慰几句也便离开了。

 我千方百计求爷爷告奶奶的借遍了所有认识的人。

 我一天天往医院跑求他们多抽点我的血,只求他们给我妻子多喂点儿鸡汤。

 我找来一块木板,写着救命的话每日跪在街口求求过往的行人救救我的爱人,救救我这一生最爱的爱人。

 那个冬天,她还是走了,微笑着走了。

 遵从淑灿死前的愿望,我将她火化后的骨灰一点点洒在分院后的西山上,她说山上风景好,是我们一起看过夕阳的地方,她还说她可以每天看着她的学生们慢慢长大。

我叫秦山,大山的山,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地方。

2005年我带着孙女回到了永州,分院已经改名叫湖南科技学院,那早餐店也再也找不到了,只是西山却还是那个西山。淑灿大概已经渐渐被人们遗忘,而我,最后在这里住了下来,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。

信息来源:湖南科技学院校友网责任编辑:admin

地址: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杨梓塘路130号电话:0746-6385713传真:0746-6385713

版权所有:湖南科技学院校友会All Rights Reserved湘ICP备14009635号网站建设:亿科互联网站管理